返回

星河炼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章 刺杀
    “被贵妇看上后怎么啦?”周森虽然和三公主在热恋之中,但其未尽人事,根本就不懂男女之事,自然也就听不懂刀爷的话。

    “咳咳……看来你是真失忆了,你可是周森啊!风流倜傥的周森啊!”刀爷脸上露出失望之色,他一直以为周森是在扮猪吃老虎。

    “对不起。”周森隐隐约约之间居然产生一种挫败的感觉,他发现,罪犯周森在这里似乎更受人欢迎,而且,他现在活得舒服,也是因为罪犯周森的余威,如果这些死刑犯知道自己是科学家周森,后果不堪设想。

    “为什么说对不起……”刀爷感觉有点无法适应,在周森失忆之前,在周森的字典里面,可是没有“对不起”这三个字。之前周森给石虎道歉的时候,他就感到不对劲。一个人失忆,最多是忘记以前的事情,但性情不至于有这么大的转变吧!

    周森只能沉默。

    周森意识到,他说得越多,面临的问题就越多,最好的办法就是尽量多倾听少说话。

    最重要的是,他的言行并不符合悍匪周森的言行,也就是说,他还没有彻底带入。

    “直接点说吧,如果被有钱的女人看上,就被带走成为男宠。明白了吗?”刀爷看似有棱有角,耐心却是很好。

    “明白了。那些获得最终胜利的犯人被权贵接见之后呢?”周森问道。

    “这个就比较复杂了,他们有些人会获得特赦,有些人会成为权贵的保镖,不过,更多的人会沦为权贵剪除异己的杀手。”

    “杀手?”

    “是的,权贵们也会有敌人,也会有竞争对手,所以,他们必须要有自己的死士,一旦被选为他们的死士,就会带走进行一系列的训练,满意之后,就会被改头换面,开始正式成为权贵豢养的杀手。”刀爷看了一眼周围,压低声音道。

    “如果训练之后不满意呢?”

    “这个我不是很清楚,我想,应该是被处死,毕竟,权贵们可不想一个已经死了的人在社会上招摇过市。”

    “权贵如何控制这些穷凶恶极的杀手?”周森问道。

    “每一个人都有弱点,譬如,有些人贪财,有些人贪色,而有些人重情重义,总之,要想控制一个人并不困难。”刀爷不厌其烦的解释。

    “刀爷你知道得真多。”周森一脸敬佩之色。

    “其实,这些秘密没有多少人知道,我知道是因为恰好有个被判死刑多年的兄弟在某一天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才知道这些权贵们的秘密。”

    “你的那位兄弟呢?”

    “他……他已经死了……”刀爷迟疑了一下回答道。

    周森一阵沉默。

    在之前,周森以为自己的事情是个例,而从刀爷说的事情可以确定,权贵们在监狱里面杀死或弄走一个死刑犯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甚至于,这都成为了一条成熟的流水线作业。

    在这里,死刑犯成为了予取予求的商品。

    法律,在这里只是一个笑话。

    吃饭了。

    就在周森沉默的时候,刀爷招呼他吃饭,然后,犯人们纷纷起身汇聚在一起,如同潮水一般向食堂涌了过去。

    有点魂不守舍的周森随着人流向里面走去。

    危险。

    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在空气之中弥漫着。

    周森感觉到了那股危险的气息把自己的每一个细胞都包裹,几乎是一种本能,他侧身观看,然后,他看到一个精悍的年轻人像一头蛮牛一般冲了过来,周围的犯人们纷纷避让,在他手中,有一道闪亮的光芒,那是金属发出来的光芒。

    目标是自己。

    时间好像突然变得迟缓,周森与那精悍的年轻人目光对视,他看到他的一双眼睛里面充斥着仇恨的怒火,那怒火,仿佛要焚烧世间一切。

    不,不是要焚烧一切,对方只想杀死自己。

    周森想躲,但是,他感觉自己的四肢就像千斤一般,他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锁住让他动弹不得,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他居然想到了老鼠遇到猫的时候,而很显然,他现在是老鼠。

    “啊……”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那精悍年轻人一路势如破竹冲过来的一瞬间,一直跟随在周森身边的老恶棍挺身冲了上去。

    “啊……”那闪亮的金属光芒没入了老恶棍的身体,老恶棍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就在精悍年轻人刺中老恶棍的同时,11仓的几个犯人也冲了上去,死死的把那精悍的年轻人按到在了地上。

    在一阵惨叫声和刺耳的报警声中,那满脸浴血的精悍年轻人被一群狱警带走,远远还传来其歇斯底里的怒吼声,从其怒吼中周森可以确定,精悍年轻人是要为哥哥报仇,至于他哥哥和罪犯周森有什么过节,他一无所知。

    老恶棍也被医务人员带走了,因为,他被刺中了心脏。

    自始至终,周森都没有动,他整个人都处于宕机的状态,他压根就没有想到在监狱里面居然还会有人刺杀他,他更没有想到,老奸巨猾的老恶棍居然会挺身而出替他挨了一刀……

    ……

    “不愧是悍匪周森,泰山崩于前而形不于色。”一个老人经过周森身边的时候,上下大量了一下,啧啧称赞道。

    “……”

    尼玛啊!

    老子是吓呆了好不好!

    周森一脸无语,内心是一万头草泥马在奔腾咆哮。

    一直在旁边观望的克莱假惺惺的走了过来,并指挥11仓的犯人把周森团团保护起来。

    狱警和犯人们似乎对这种事情已经习以为常,当那精悍的年轻人和老恶棍被带走之后,监狱里面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人们继续朝食堂走去。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