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都市渡恶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卷 众家刘蟒 第十八章 诡异商场
    “这事儿要说开头,应该得从三个多月前说起....”端着热茶,方经理开始给他们缓缓讲述事情始末。

    尚龙时代身为一个全国性的企业,其商业体内部承载的餐饮及各类消费品牌一经入驻,便给这本就不算太大的龙阳市带来了不小的轰动。自开业当天便注定了它将成为这座城市崭新的商业核心。

    而事实也是如此,自打尚龙时代营业以来,这原本在龙阳市地理位置较为偏僻的西城区便愈发火热。

    除开紧靠商业城左右的两个公园还算保持原状之外,这两年沿着那公园两头已经建起了为数不少的新兴建筑!越来越多的工程项目在附近区域选址,大有将这西城区打造成龙阳新经济圈的趋势。

    尚龙在哪里扎根,哪里就是城市中心!这是尚龙集团的企业文化,也是它的行业核心竞争力强悍到了极限的根本体现。

    然而就在三个多月前,怪事出现了!

    这尚龙时代广场分为AB两个区域,A区是商场,而B区则是两栋类似于双子塔一样的写字楼。当时这第一次怪事就发生在B区16楼的一家公司!

    那日正是午间时分,16楼的那个广告公司里员工都在吃饭,可就在那时候,他们办公室外的玻璃突然间炸开了!不是裂,而是直接爆裂开来四处飞溅!

    看那整个办公室直接被飞溅的玻璃渣打得一片狼藉,跟被人扔了个手榴弹似的触目惊心!不过好在那时候员工们基本上都集中在里间,这一炸只出现了几个轻伤并没有发生严重的事故。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玻璃?”刘蟒听到这儿一愣,指着这接待间朝外的那整个一片道:“你该不会说的是这种玻璃幕墙吧?”

    “对!小师傅你也觉得奇怪吧。”方经理点了点头。

    “玻璃炸了有啥奇怪的,那太阳大了晒崩了呗!”乔阳嘬了口茶满不在意道。

    “你闭嘴,不懂就多听!”刘蟒白了他一眼走到那幕墙前抬手敲了敲,道:“这东西厚实着呢!还双层的,你就是使出你吃奶的劲儿估计也打不出他说的那种效果。”

    “真的?”乔阳不信,他可是力禅师,真气暴起之下那力量可不是开玩笑的。半信半疑的走到幕墙边连个招呼都不打直接齁起就是一拳!

    “咚!!!”刘蟒下意识的闪开身子眉心不自觉的跳动了两下。这特么到底是个什么夯货!你特么真下手啊!

    “卧槽!还真结实噶!”乔阳很是惊奇的叫道。这一拳虽然没有出他全力,可真气暴起仍旧是力量雄浑!那玻璃竟然真的啥事儿没有。

    殊不知他这一拳可把其他三人给吓了一跳,特别是那方经理整个额头上冷汗都下来了!这,这都是些什么人啊!这要是真打烂了掉下去出事儿了咋整,这可是三十三楼!!!

    “咳咳咳...会不会是玻璃的质量问题呢?”张廷浩也挺无语的,追问着也算是岔开下话题。

    “不,不是。”方经理眼睛仍旧盯着那被刘蟒瞪得一脸茫然的乔阳,道:“送去检验了,包括施工工艺也重新鉴定了一下,一切都符合标准。”

    “然后呢?”刘蟒拉着乔阳回来坐下,他知道,既然是怪事肯定不可能只有这么一点,一点异常,大不了只能属于奇怪的范畴。

    “然后就更离奇了!”方经理继续讲着。

    接下来的时间,又有不同楼层出现了同样的事故,而且最让人匪夷所思的就是,这些楼层仿佛就是被传染了一样,15、14、13.....

    除了这些之外,渐渐的又出现了其他诡异的事情!比如说这打印纸能突然飘起来半天不落地,又比如说那人走着走着会突然被撞倒,而且身边什么东西都没有...

    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连卫生间里都会时不时传来诡异的哭声!甚至上厕所的时候,马桶里会突然暴起水柱冲人一脸!

    “这些都只发生在写字楼的区域么?”张廷浩问道。

    “之前是这样。”方经理点了点头后道:“如今这些诡异的事已经开始蔓延到了商业区这边,越来越多离奇的事儿层出不穷让我们管理方也无暇应对。”

    说完后他将手中的茶水一饮而尽,叹道:“而就在给您打电话之后,商业区出事了。一个宝妈推着婴儿车闲逛,可那车就像是突然出现看不见的东西跟她抢似的!愣是从她手里把婴儿车夺了过去,然后风一样的来回蹿!最后更是凭空忽上忽下的场面恐怖诡异到了极致!”

    “孩子出事了?”刘蟒眉头终于皱起,如果真像他说的这般场景,那这气乱得已经算得上是恐怖了!

    “问题不大,就是被抬到天花板这么高的时候突然掉了下来,好在有那婴儿车缓冲了一下。送医之后没有生命危险。”方经理叹道:“只是这一幕被不止一个人给拍了下来,现在网上传得沸沸扬扬,导致了这两天商业区这边冷清得可怕。”

    “原来如此。”刘蟒点了点头算是基本知道了这商场如此冷清的原因了。

    人就是这样,如果说有人造谣说商场卖的都是假冒伪劣产品,那估计冲击还不能算啥,商业营销一下就能解决。可一旦传开了说是闹鬼....那就够呛了。对于未知的东西,人从来都是恐惧的!

    “原来你跟我父亲一起埋下的符箓在哪个位置,还能找得到么?”刘蟒问道。

    “现在的格局跟那时候变化有些大,不过如果把图纸拿来,应该没问题!”张廷浩点了点头。

    “那成!”刘蟒起身吩咐道:“你和乔阳跟着方经理去取图纸,尽快找到符箓所在,看看那里有没有出现什么问题。”

    “那你呢?”乔阳问道:“我俩都去干活儿了,你干哈,看风景蛮!”

    “说对咯!”刘蟒笑道:“我就在这天台上看看风景,然后呢再去转转那些让人流连忘返的厕所...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换一换?”

    “呃,厕所啊...”乔阳嘿嘿一笑,道:“我还是跟着张师父跑跑吧!这符箓什么的,我还是蛮感兴趣的。”

    “就你?”刘蟒白了他一眼,眼白里都全是鄙夷。

    分头行事,张廷浩本就心里有些焦急,二话不说就跟着方经理去找图纸确定方位。而刘蟒却还真的似模似样的端着茶水站到窗边欣赏起了窗外的景色。

    要不说站得高看得远,站在这写字楼的顶层,刘蟒双目所到之处将那包含了商场在内的很大一片区域一览无余!

    “好一个地流风!当真是美得有些绚丽...”开启玄眼,刘蟒不得不惊叹这天地的鬼斧神工!

    在他身下,一道道原本无形的气流缓缓浮现。那些气就像是大小不一的蟒群一般从身后方向一直向前缓缓游动,当它们游到远方河流转角之处,又像是被那河湾给荡回来了一般转头逆行!

    而就在这包括了尚龙时代以及两个公园的多半区域,这些气来回往返,每一个折返速度都会快上那么一丝,最后融汇到包含了商业城在内的一个广大区域形成的气流旋涡中。

    那旋涡由无数气流汇聚而成,缓缓转动间竟如同一个能让人身心沦陷的黑洞,周遭全是虚无缥缈的气潮,而那中心点的一个无气空间则越看越像是一个深邃的眼球!让人看久了会生出一丝毛骨悚然。

    刘蟒能够猜到,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张廷浩的符箓深埋点应该就在那个位置。只不过具体的精确点还得他自己才能找得出来。

    山峦势气满则溢,这跟人吃饱了得上厕所一个道理。

    然则能够与这么一个近乎于转了个直角的河湾相遇,也算是一种另类的缘分...在这种奇异的缘分造就之下,这块儿地修个公园直接把两头连起来不好么?一马平川散气于无形谁也不耽误谁!

    在刘蟒看来,在气场乱成这样的地理位置,修个厕所都会爆管...非得修商业城。算了!咱是来解决问题的,又不是来发牢骚的。先去看看那厕所里的‘气’吧!

    摇了摇头,刘蟒转身朝门外的电梯走去。这一层貌似就人董事长办公室有个卫生间,这么大大咧咧的跑过去说:来来来,把您私人卫生间打开,让我望个气先?

    这事儿貌似刘蟒干不出来,索性还是下楼慢慢看吧。卫生间是这写字楼里污秽之气最重的地方,说不得有啥晦气被这些乱气给带到那儿扎根,一屋不扫何以扫一楼?

    这方经理是商场开业的时候来上班的,一切正常到现在,这说明原来张廷浩和自己老爸过来办的事儿是成功的。只是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让这地流风又重新汇聚。

    既然他们都能成,那自己有啥怕的?干就完了。

    吹着小口哨,刘蟒来到了三十二楼过道尽头的卫生间。环视一眼,这一层大气的写字楼竟然一个办公的人都没看到。抬头一看,尚龙集团?刘蟒恍然,估计人家老总怕事儿越传越广,都给两天假了吧!

    嘿!这人呐就是这样。明明要请自己这类人帮忙,可又怕人知道请了自己这类人帮忙....

    “点兵点将...”站在厕所门前,刘蟒左右摇晃着脑袋。既然没人,那就管他男厕女厕了。先,先进女厕所吧!传闻这里面会比男厕所干净...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有人么?有人嘛...有人嘛...”刘蟒抬脚进了女厕,玩儿似的一道道推开厕所门嘴里嘟囔着。

    “哐啷!”当最后一个门被他推开之后,一个黑乎乎的铁篮子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他的眼前,猛地扣在了他的头上。

    刘蟒根本毫无心理准备,大惊之下虽没躲开那篮子扣头,但整个人已经是直接后退着跳开了!一把扯开那扣在头上的家伙事儿,刘蟒定睛一看!

    “卧槽,这怕不是我的幻觉吧....何子清???”刘蟒惊道。

    一摸额头黏糊糊的,抬手一看...流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