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乾长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章 神通
    法空吃过晚饭,暮色之中出了小院,来到冰河边。

    法宁亦步亦趋的跟出院子。

    “师弟,你练你的吧,我自己走走便回。”

    “我还是跟着吧。”

    “这是在明月庵外,哪有危险?”

    “那……”

    “去吧去吧。”

    “那……,我去练拳,师兄也别走得太远。”

    “去吧。”

    待法宁回了小院,法空沿着冰河慢慢往上。

    河边是绿草茵茵,两边都有小路。

    法空推测是明月庵弟子也时常出来溜达。

    哗哗流水声中,他凝神于脑海。

    药师佛脑后有一道朦胧光轮。

    这光轮直径一米。

    就像是一只冰轮沉于湖水之底,若隐若现。

    它是信仰所凝。

    信仰的来源是莲雪。

    这一变故是法空万万没想到的。

    信,也应该是宁真真产生的才对。

    自己在她跟前救太阴宝树,救莲雪,救她,助她,偏偏她不生信仰,反而莲雪生出。

    这信仰之力到底如何而生?

    他观照药师佛,心神凝于光轮,冥冥之中感应其妙,寻找答案。

    不知过了多久,好像刹那,又像很久,他油然明悟。

    信,坚信也,至信而不疑。

    莲雪是坚信他的妙手回春,坚信任何伤病都难不住他,都能救回来。

    法空收回心神,若有所思。

    莲雪为何坚信自己能妙手回春?

    当初救宁真真可不是用回春咒,假灵丹之名难道被她识破了?

    破绽的话就是药效发作得太快,一服下便起用。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难道天下就没有这样的灵丹?未必吧?

    不应该因此而怀疑才对。

    难道她试过自己另一颗灵丹?

    没有。

    或者,她认出了那灵丹?

    这两颗灵丹确实是师父圆智所留。

    一共留下四颗,是圆智年轻时所得,有疗伤之能,并非金刚寺内灵丹。

    他降临之后,伤势太重就服用过两颗,药效确实不俗。

    如果问题出在这灵丹上,那莲雪为何那个时候没识破而生信仰,现在才凝具?

    他索性先抛开这问题,莲雪的嘴很严,识破了也不会乱说。

    还是研究一下这信仰的妙用。

    心念一动,光轮旋转。

    一片清光被光轮甩出去,落到了药师佛双足。

    药师佛晶莹剔透的双足仿佛各落进一颗小太阳,瞬间光芒万丈,目眩神迷不可直视。

    法空眼前一晃,光线扭曲。

    下一刻,竟然出现在药谷的湖边。

    他左右看看,又看看聚拢而来的鱼儿。

    微风带着丝丝凉意轻抚脸庞。

    确实是药谷。

    他心念再动,眼前光线扭曲,下一刻出现在冰河边先前所站位置。

    暮色苍茫,冰河哗哗。

    药师佛双足黯淡,光芒彻底消失。

    神足通!

    “哈哈!”

    法空大笑。

    笑声在暮色里传出很远。

    树林一群群倦鸟纷纷扬扬飞起来。 ()

    法空沉浸在狂喜中。

    信仰可激发神通。

    神足通可是逃命第一法!

    虽然药师佛脑后光轮黯淡近乎于无,这须臾之间,已经将信仰消耗干净。

    他还是不减狂喜。

    有了这个保命神通,自己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不敢离开药谷了!

    自从来到这个危险世界,他一直严重缺乏安全感。

    觉得寿元增得再多,没命享受也没用!

    资质差、武功弱,佛咒又不能自保杀敌,甘露枝能救命,可万一被割了首级呢?

    现在有了这神通,遇到危险瞬间可逃,自己就能从容平静的享受人生了。

    这才是长生者的生活!

    “嗷——!”

    一声长啸传出树林,法空不由自主的头皮发麻,身体僵一下。

    慢慢扭头看去。

    一只三米长的黄虎缓缓走出树林,站在三米外的一块石头上,居高临下俯看他。

    法空松一口气。

    看到了这只猛虎,他没有那种头皮毛麻的感觉,消除了来自血脉的无形压制。

    他细细打量。

    它身上好像披了一匹金黄的绸缎,随着轻轻动作而闪烁金光。

    额头有一白菱块,眼梢也有细微白毛,便是典型的吊晴大虫。

    法空在打量它的同时,它也在打量法空。

    一人一虎,一个站在石头上俯视,一个站在河边仰望,互相打量彼此。

    法空看它并没有直接过来的意思,未显凶性,试着双手结印诵持回春咒。

    猛虎懒洋洋的登上石头,趴了下来,憨厚的模样却给人森然压力。

    回春咒一上身,它猛一下站起,顿时金色皮毛震荡,金光闪烁,猎猎如站在狂风中。

    法空凛然却没停止诵持。

    猛虎站起来后,发现了回春咒的妙处,又懒洋洋趴下,任由法空施为。

    三遍回春咒之后,法空散开手印,缓步靠近。

    猛虎懒洋洋看着他,待他靠近到三步远,猛的站起,冲天气势直压而来。

    法空脚步不停,脸上带着笑容,再次双手结印,诵持回春咒。

    猛虎看看他,忽然转身便走,悠闲的两步便钻进树林,消失不见。

    法空怅然若失。

    这可是第一次碰到猛虎。

    他前世在动物园里看到过虎,可跟眼前的这一只相比,气势差得太远。

    而且那个时候,他丝毫没有捋虎须的意思,现在身怀武功,便有了摸一摸虎的冲动。

    懒洋洋回到小院的时候,他还在想着这只猛虎。

    ——

    第二天清晨,莲雪再次提着饭匣过来。

    还是她亲自做的饭菜。

    法空发现自己又得了一点信仰之力,药师佛脑后的光轮再次朦胧含光。

    这一点信仰可以催动神足通,能支撑自己瞬间来回药谷与这里。

    这让他暗松一口气。

    得而复失才最痛苦,就怕信仰是一次性的,现在有了源源不断的,那就最好。

    吃饭的时候,法空说道:“莲雪师叔,我们该回去了。”

    莲雪一怔。

    法宁忙道:“师兄,现在就走吗?不等宁师姐的消息了?”

    “我们又帮不上忙。”法空道。 ()

    “……是。”法宁很不情愿。

    他是想知道结果的,到底追没追上那个黄道华,可想想离寺太久也不好。

    药谷里的药材们还要照顾呢,每一棵药材都很珍贵,疏于照顾而死一棵都是罪过。

    “怎么?”法空发现莲雪神色有异。

    莲雪勉强笑道:“中午吃了饭再走吧,我再做几道好菜给你们饯行。”

    “莲雪师叔你不走?”

    “我的伤也差不多快好,就不打扰了。”

    “唔……”法空轻轻点头。

    法宁忙道:“莲雪师伯,何不直接用回春咒治好了再说呢?”

    莲雪笑笑。

    她倒是想在药谷呆着,那里不仅宁静详和,风景也优美,还更自由几分。

    可惜,男女有别,确实不适合长时间在那边,呆这么久已经是极限。

    法空道:“也好,……那我再留几天,把你彻底治好了。”

    他心下是不舍的。

    莲雪厨艺精绝,每一道菜都让他恨不得吞下自己舌头,这样的至妙享受,习惯了再失去实在是莫大的痛苦。

    更重要的是信仰之力。

    法宁迟疑:“师兄,那药谷那边……”

    “不要紧的。”法空道:“出了问题,我用回春咒解决。”

    “是!”法宁昂然。

    ——

    随后的三天,莲雪每天过来三次送饭,中间有一天没过来。

    法空得到了信仰之力的规律。

    如果每天见面,那么,她能每天提供一点信仰,如果不见面,则不提供信仰之力。

    一天之内,见面次数再多也只提供一点。

    所以,想要多得,就得把她放在身边,每天都能见到才好。

    可惜,随着他回春咒的越来越强,莲雪的伤终究还是彻底好了。

    他想取巧都做不到,一遍回春咒下来,效果越来越强。

    不知不觉就把她彻底治好了。

    这天傍晚时分,法空再次来到冰河边的树林下,来到那块石头旁。

    猛虎宛如一只大猫,懒洋洋趴着,任由法空抚摸自己的脑袋。

    法空叹一口气,终究还是差一点儿,它不让自己骑上去,只能这么摸一摸。

    明天便要离开明月庵,也要跟它道个别了。

    至于为何不今晚便走,要明早再走,也是为了多薅一点信仰。

    莲雪已痊愈,也没什么理由再呆在这里。

    药谷里的药材也不能彻底放手,万一死透了,回春咒也救不回来。

    猛虎忽然站起,吓了法空一跳。

    他随即听到了衣袂飘飞声,白衣飘飘的宁真真出现在近前。

    他目光落在她衣襟那块暗褐处,看出是鲜血,而且应该是她吐的血。

    “受伤了?”

    “一点儿小伤。”

    “没能杀掉他吧?”

    “……差了一点儿。”宁真真黛眉间露出一层薄怒与不忿。

    此时猛虎忽然一跃而下,冲到了宁真真身前。

    法空吓一跳。

    却见宁真真轻盈一跃,落到了虎背上,随即猛虎驮着她钻进树林。

    法宁目瞪口呆。